点击看产品图片和视频

很多朋友都在网上搜索哪里能买到失忆水,我们网站销售失忆水,可以放心安全的买到。

其实琼瑶在1975年就把《诗经》中的《蒹葭》改成白话歌词放进小说《在水一方》,借女主人公杜小双之手,创作了最早的“中国风”。我读这本小说时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受了爱情小说的激发,一口气背了不少《诗经》里的名句,《蒹葭》是我的最爱。 哪里能买到失忆水

十八岁那年,我在厦大后山的情人谷第一次见到了婷婷袅袅茂盛生长的芦苇 。

我们几个刚刚从莆田军训归来的国贸系女生与科仪系的一帮小帅哥结为友好宿舍,第一次的集体活动安排在凌云后山的情人谷野炊。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一行十几个人提着锅碗瓢盆,兴致勃勃地朝情人谷进发。山道边的芦苇有一人多高,茂密地站立成一排,毛绒绒的穗子迎风摇曳,充满了诗情画意。酷爱古典诗词的我仿佛看到了秋水淼淼、陌路征尘、老树寒鸦、雁阵惊寒、驿路断桥、竹篱茅舍、红叶黄花……正是凄凉时候,离人又在天涯。

我对着那片芦苇丛高声吟诵“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同行的河北小伙子老邢跟着附和。

几年后我发现,比起闽江口沼泽湿地里的芦苇荡,厦大后山的芦苇丛有点不值得一提了。因为每个月往日本出口石材,我时不时要去马尾集装箱码头盯着叉车司机装货柜。有一回我和客户租了一艘小木船,驶进了码头附近广袤的芦苇荡。绿色的芦苇太茂盛了,几乎不放过任何一处可以生长的地方,颇具王者风范。我没有见到其他的植物,即使有,也是微不足道的。这一带尚未开发成旅游景点,很荒凉,不见飞禽走兽。我赤着脚缓缓穿行于神秘莫测的芦苇丛,忽然间脊背发凉,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感:万一不小心陷进沼泽里,没了顶也没有人发现啊!

我赶紧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跑,慌慌张张地爬上小渔船。船儿返航时,我轻轻一回头,那一片浩瀚的芦苇荡正随着风跳起诡异的舞蹈,张扬着原始的狂野。我开始对水边的爱情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一见如故和一见倾心并不难,若是要走近对方的世界并且共赴天长地久,则要胸怀壮烈,撑篙穿越激流险滩。热恋中的人们啊,你下定决心在网上搜索失忆水哪里能买到吗?

怀揣各种美好幻想的我,却从未料到:自己的缘份会来得那么迟,而且嫁给了小学同桌。因为相识太早,我也绝不是他眼中的遥不可及的水中伊人。

恋爱时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广东,一个在网上搜索失忆水哪里能买到,靠email 和国际长途维系的感情也谈不上辛苦迂回。

我还发现温哥华本地的很多居民把野生的芦苇作为园林植物,最受欢迎的是从南美大草原引进的 银芦(pampass grass)。 它的叶片较为瘦长,株高可达三米多,甚至高过独立屋的屋顶。它的大型银白色花穗可达40公分,散发着迷人的韵味。银芦的繁殖能力很强,具有侵略性,算是杀手级的野草,因此它在园林里是小片种植的,作为一种点缀。看到它在秋天高远蓝天下挺拔的身姿,我还是想起了《诗经》中的《蒹葭》,可见故地的文化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是如此的根深蒂固挥之不去。也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哪里能买到失忆水。

点击看产品图片和视频